舟山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工业设备选购

纸媒转型一场没有地图的旅行

时间:2021-08-18 来源网站:舟山化工机械网

纸媒转型:一场“没有地图的旅行”

关于纸媒衰落的预言早已有之。当广播和电视出现时,这种预言就甚嚣一时,但是这些预言都没有兑现。相反,在电视高速成长的年代,纸媒也迎来了自身的“黄金年代”。而当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来临,纸媒在竞争中的“护城河”正在陷落,整个产业仿佛陷入“厄运的循环”。吊诡的是,甚至当年预言中作为报纸终结者角色的电视,也成为预言中同样要消失的物种。

为什么以前的预言会落空,而现在,关于纸媒的“诅咒”却如此逼近?纸媒会在周期性调整后重新进入新的上升通道,还是从此进入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什么是产业转型的信号,哪些又是遮蔽转型可能的噪音?为什么当那么多人在预言纸媒之死的时候,又有人提出这是新闻业最好的时代?哪种角色会成为赢家?

其实,在商业史上,产业的变迁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一个产业都会新生、成熟、衰落、死亡的循环。在大的趋势面前,有的产业会彻底消失,比如电报业会被手机通讯完全取代。有的产业会变形,比如说电灯发明后,蜡烛业会继续存在,但是其照明的功能会被弱化,装饰功能会提升。有的产业会变成窄众,或者奢侈品,比如说骑马这个产业,相关的活动和功能都日益奢侈品化。

而回到传媒业,其本身既具有普遍性,也就是说会受到产业变迁基本规律的制约,而另一方面,其本身所具有的特性,又会使这个变迁的曲线变得不同。移动互联网是“杀手”,还是会摇身一变成为“情人”?

媒介变迁的“产业气候”

要理解这些问题,首先需要从媒介本身的特性开始。按照麦克卢汉的定义,“媒介即讯息”,认为媒介形式的变革导致受众感知世界的方式和行为发生变革,乃至导致社会结构发生变革。而传播学者尼尔·波兹曼则认为:“媒介是一种技术,在这种组织形式当中,文化得以成长,也就是说,媒介赋予文化的政治形式、社会组织形式以及思维习惯形式”。这句话的意思是,媒介首先是一种技术,这种技术的发展带来传播方式的变化,传播方式的变化又影响了受众的接受方式和思考方式。信息革命正是成为这种复杂状态的原生点。

回顾信息传播的历史,就会发现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深度具有螺旋风暴的特性,越到信息时代,信息的传输量和速度就越大。在造纸术和印刷术发明前,人类的信息传播处于一种“内空间状态”,口耳相传成为一个基本模式。而随着印刷术的发明,人类传播拥有了报纸、书籍和杂志等印刷媒介,可复制、大批量成为现实。

中国人认为活字印刷术是毕升发明的,而西方则认为是古腾堡发明的。早在古腾堡发明印刷机之前,书籍只是贵族的奢侈品。而随着印刷机的发明,几乎是一夜之间,一本书的成本就骤降近300倍。书的售价从相当于今天的20000美元剧降至70倍。人类知识进入快速积累期。

而到了19世纪30年代,随着电报机、电话机、电视机的发明,人类进入了电子传播的信息时代,传输的时间越来越短,传输的距离越来越大。信息的全球化成为可能。吉登斯把1969年发射的第一颗商业卫星称为全球化开启的传播系统,卫星电视进行区域性或全球性覆盖,实现真正意义上信息传播全球化。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比如《时代》杂志认为,电视仍是老大。

对于电视的批评无处不在,比如说“茫茫荒原”(牛顿米诺)、傻瓜盒子(罗纳德达尔),包括众所周知的“沙发土豆”,但是这一切,都没有阻止人们把很大部分的自由时间花在单一媒介的消费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持续增长的国内生产总值、教育水平以及人均寿命迫使工业化社会去努力解决一个之前从未遇到的问题:自由时间。换一句话,工业化带来一种新的副产品:时间盈余。克莱·舍基提出:如果我们将全世界受教育公民的自由时间看成一个集合体,那么这种集合体将是一种认知盈余。20世纪50年代以来,任何一个GDP持续增长的国家都无一例外地面临人类事务的重新排序。整个发达国家社会做得最多的三件事,分别是工作、睡觉和看电视。情景剧、肥皂剧成为受众的“杜松子酒”。一种廉价、口感不错而易醉的酒类,曾经成为工业化年代伦敦的抗压力的普遍代用品。

不管对电视的批评如何,让电视发挥巨大潜力的,是有线电视技术和卫星传送技术的出现——地面电视(无线电视、开路电视)覆盖低、成本高、内容局限于电视剧等问题——才有效解决。有线运营商和节目提供商们,把电视这一“浩瀚的荒野”变成了“漫漫绿原”;付费电视系统的出现,改变了旧的供需关系。从最后的定价结果检验,付费电视系统成功实现了用户收费,因此这段时间作用更明显的是“需求端拉动”。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